艺术教育
首页 > 评论研究 > 艺术教育

艺术教育信息
活动名称:傅雷对中国美术的贡献
时间:2013-11-25
地点:在线教育
在线报名: 否
关联文章
艺术教育介绍

今天是翻译界的盛会,更是文化的盛会。因为傅雷先生不仅是一位伟大的翻译家,更是一位具有独立人格、学贯中西的文化人。今天的纪念会其实质意义已经超越了学科的范畴,它更多倡导的是为学的精神境界,为学的宏观视野,为学的比较方式和作为学者、文化人的独立尊严,即学术的尊严和人格的尊严。作为人到中年的一位美术工作者,我是带着无比崇敬和无比感恩的心情参加这个极为重要的会议。因为傅雷对于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太重要了!我是直接的受益者。这不仅因为他翻译了《艺术哲学》、《罗丹艺术论》,出版了“傅译传记五种”等等,也不仅仅他写了《世界美术二十讲》等等,更在于他对西方艺术深刻地了解、研究、领悟基础上融汇中国艺术而作出的文化价值判断。这种判断体现在他对美的认识;对艺术家人格的界定;对中西方文化交流中民族精神与个性风格的建立。尤为令人感动的是以研究西方文学和美术、音乐为主的傅雷先生,在对中国绘画史进行全面审视后,极力推崇黄宾虹。极力赞美中国画线条表现力的丰富,赞美以敦煌壁画为代表的中国艺术,这是鲜明的民族文化精神取向使然。他的美术评论建立在对原作观摩、对文化大背景进行研究的基础上,作入木三分的分析。在他的评论中,所涉人和事,所涉对友人的评价,以一个评论家的学术良心和中肯,委曲精妙娓娓道来,充分体现了学术评论的严肃。诸如对刘海粟、徐悲鸿等等,这对当今的学术界有着极为现实的意义。它再次证明傅雷是学界楷模,是美术精神的引领者,中国文化的现在和将来都需要这样的翻译家和文化大师。

艺术创造的主体是艺术家,风格就是人。傅雷在196012月的家书中明确写道:“先为人,次为艺术家。”“没有为某某艺术家之前,先要学做人,否则那种某某家无论如何高明也不会对人类有多大贡献。”(傅雷家书第97页)所谓为人是指品格与学艺,即中国传统的“道德文章”。一是以儒家思想为依据的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观念。二是在弄通自己专业外还要兼通相关艺术。他把品格归纳为爱国、民族意识,社会责任。而这种品格的形成,落实在艺术家身上是要追求民族精神与个性。他说:学西洋画的人第一步要训练技巧,要多看外国作品。其次要把外国作品忘得干干净净——这是一件艰苦的工作——同时再追求自己民族的精神与自己的个性。要拓展自己的胸襟,投进大自然、投进各民族优秀的艺术作品里,艺术才能与人类精神共通。这种文化的包容心态和文化的自觉意识是建立健康审美价值的前提,也是艺术创造的精神保证。可贵的是傅雷的翻译过程就是消化理解西方艺术的过程,也是成就他美学观和艺术哲学的过程。

他倡导精神的美。这种精神的美体现在强调艺术天地宽广、内涵深邃,强调人文性、人间气息。他在《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中有八讲为意大利文艺复兴之杰出画家。他认为只有突破政治框框条条、突破神权与皇权才能有生命力与感染力。这种精神的美,体现在广义的道德,包括正直、刚强、斗争、毅力、意志、信仰。这种精神的美体现在真诚。“真诚是第一把艺术的钥匙。”“艺术品是用无数‘有生命’的部分,构成一个一个有生命里的总体。一个人弄艺术非真实、忠诚不可。”很显然,他的这些观点受到罗丹艺术论的影响。

他倡导自然的美。他认为:“一切艺术品都忌做作。”“理想的艺术总是如行云流水般自然。”这种崇尚自然美的观点对在学习西方写实主义过程中克服匠气般描摹而注入中国写意的美学意蕴是一种呼应。

他倡导简约的美。在1965年致林散之的信中他写道:“惟大作近景用笔倘能稍为紧凑简化,这既与远景对比更为显着,全幅气象亦可更为浑成。”林散之是画家、书法家,黄宾虹弟子。他的书法在晚年所到达的境地是高妙入仙的,但他的绘画较之于其老师黄宾虹则是略显生和散。在此,傅雷中肯直言。可见他崇尚简约与整体的浑成的美溢于言表。

傅雷的《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不仅传播西方文化,更提供了美术史研究的方法论。《二十讲》不仅分析绘画、雕塑作品,同时接触到哲学、文学、音乐、社会经济、历史背景。并没有大量列举家派与作品,而是选择代表性人和作品的评述,以点带面,讨论从艺术风格到人格操守。这实践了他的观点:如果要向西方的文化、艺术有所借鉴,首先必须立足于理解。在其《二十讲》序中对当时画坛盲目模仿西方现代诸流派、盲目模仿西方的学院派有反感。傅雷以其渊与博的知识视野通过比较推动民族文化,客观分析中国艺术及中国艺术家。诸如对敦煌壁画评价,认为它代表了地道的中国绘画精粹……其创作力与生命力比起大多数名留青史的文人画家的作品要强得多。……

“中国画与西洋画最大的技术分歧之一是我们的线条表现力的丰富,种类的繁多,非西洋画所能比拟。”他对扬州八怪、吴昌硕、齐白石均放置历史的空间中评价。对刘海粟“从未下过真功夫”,对徐悲鸿“未入国画之门”加以毫不留情评价,当然也带着他个性化的评论,他纵观历史得出:

以我数十年看画的水平来说,近代各家除白石、宾虹二公外,余者皆欺世盗名。而白石嫌读书太少、接触传统不够,宾虹则广收博取,不宗一家一派,侵淫唐宗,集历代各家精华大成,而构成自己面目。……我认为在综合前人方面,石涛以后、宾翁一人而已。

傅雷这样推崇黄宾虹起于1939年,初见黄宾虹画册击掌而叹。1943年在黄宾虹80大寿时傅雷组织举办黄宾虹作品展览,他的推动,从理论上确立了黄宾虹一代大师的地位。今天再看这段历史,傅雷的眼光、胸怀和正直、良知、勇气也是被历史证实了的。傅雷是中国美术历史上的伯乐。

在当今艺术界,急功近利、文化价值取向模糊、商品艺术泛滥之时,我们呼唤傅雷重生,特别是在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涌进、泥沙俱下的情形下,中国需要杰出的翻译工作者不仅将西方先进文化介绍到中国,也同样需要将中国文化介绍到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