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
首页 > 评论研究 > 艺术教育

艺术教育信息
活动名称:苏轼的绘画艺术
时间:2013-12-17
地点:在线
在线报名: 否
关联文章
艺术教育介绍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四川眉山县人,他是北宋着名文学家,文章翰墨。照耀千古,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诗清心豪健,脍炙人口,他的词豪放高远,气象万千。此外,他还擅长书法,北宋“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家,苏轼居于首位;精于绘画,是一位丹青高手,酷爱墨竹、枯木、乱藤,也画过人物肖像。嘉佑五年正月,在成都净众寺为张方平画像留寺中。苏洵为此还做过一篇《张溢州画像记》。画过螃蟹草虫,曾为兰陵胡世将画蟹,“琐屑毛介,曲畏芒缕,无不备具。”替周廷秀作《草虫》,形态逼真,灵活灵现。并用蔗渣画小丘寒木。画竹与文同齐名,风格类似,属“文湖州竹派”。他的绘画笔淡意远,已入神品,可惜作品绝少流传,现仅存《枯木怪石图》、《竹石图》等。苏轼的《松竹图》和《寒食诗》书卷早年流入日本,为日本至宝。还有一幅《潇湘竹石图》,原归邓拓珍藏,据考也许是苏轼真迹。苏轼的绘画虽然给后代留下很少,但是有其同代人的可靠题跋,米芾、黄庭坚、晁补之等都曾为苏轼的画作过题跋。有时,苏轼还和李公麟共做一张画,苏轼画石,李公麟画树,苏子由和黄山谷则题诗为序。苏轼作画爱用宣城的诸葛笔,李廷珪制作的墨和澄心堂的纸。他从小佩服王维和吴道子,谪居黄州时,曾花不少时间和精力改进画艺。北归后,画艺更显奇绝。他的绘画作品大都显示出鲜明的个性,对中国文人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苏轼常以松木竹石入画,初看之下似乎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松木竹石从造型难度来说,远低于山水花鸟,二是这些绘画题材能充分显示书法笔意,展示苏轼深厚的书法功底。所谓“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需八法通。”不过,这两方面的原因,实际上仅仅是表层的。苏轼在绘画造型上何以要避难就易,他何以要以书入画,这显然都是值得深究。 
    其实,苏轼绘画造型方面的避难就易,并非是由于苏轼造型能力低,无力描摹形体结构复杂的对象。苏轼也曾画人物,佛像,他画的螃蟹也非常出名,显示出苏轼对造型难度较高的物象非不能也,而是不去做。苏轼选取竹木松石入画,最根本的原因是由于他尚简、尚写及审丑的文人画美学趣味。 
    尚简,历来被认为是文人画最突出的审美趣味,未能代表这一趣味的言论不外是倪瓒所谓的“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文人画意义上的“简”实际上的从苏轼开始的。苏轼不但在理论上倡导“简”,所谓“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而且还在自己的创作中亲自进行实践,他的画作,是体现文人画尚简趣味最好的范本。 
    松木竹石,就其构型来讲,是画家极易掌握的。这些构型简单的事物,使画家即使有高超的写实功夫,也无多少用武之地,远不像人物、花鸟、山水、楼阁、宫苑那样,能为画家充分展示自己打的写实还原能力提供广阔的空间。然而就是这些构型简单的物象,在苏轼那里也仍然不是一成不变的进入画面。从苏轼常画的木、竹、石这三种形象来看,木在苏轼的画中并非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树木,而是只存躯干和枝条的枯木;竹也并非常见的青青翠竹,而是墨竹;石也并非繁多重叠的山石,常见的往往是形态丑怪的一块奇石,在《古木怪石图》中,画面仅存寥寥几个形象,怪石、枯木、三两撮细竹和衰草外空无一物。这种极简化的处理,使苏轼的绘画,一开始就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物象的“物质性”之外,去关注 它们所蕴含的生命意味。难怪黄山谷题苏轼所做《墨竹》时要赞叹道:“因知幻化出无象,问取人间老斲轮。” 
对比院体画、画工画,我们对苏轼尚简的文人画趣味会有更加深入的认识。

    院体画、画工画一个最基本的特点就是追求形似,追求外貌形体的写真。惟其如此,这类绘画就自然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在物象的外在形貌上,力求形貌再现的惟妙惟肖,充分还原。从赵伯驹、刘松年等院体画家的作品中,都能充分领略到这一特色。由于全力关注于物象本身的写真,因此画家的心性自然被物象坚硬的“物质性”遮蔽画家只能战战兢兢的匍匐于物象的形貌之下,一丝不苟、精细入微的营造,无力他求。其作品人为刻画的痕迹也比较重,无从体现其清新自然之态。相传唐明皇曾召李思训与吴道子共画嘉陵江山水,李思训属精工繁茂的院体画或画工画一路,为充分再现嘉陵江山水的形貌,李思训竭尽雕琢刻画之能,花了数月功夫,才得以完成。而吴道子尚简,具有文人画家的趣尚,仅用一天就完成了作品。一天的时间,当然就不能对山川景物作细致入微的刻画而只能化繁为简,突出对象韵致意趣,生命情态。所以苏轼大力推荐吴道子,认为绘画到了吴道子那里,就正如书法到了颜真卿那里一样,步入了发展的一个高峰。 
    而苏轼尚简的画风也正是这样,其简洁的构图与简单的景物,引领欣赏者毫不费力的越过景象“物质性”的藩篱,专注于它要昭示的生命意蕴,那个气化流行的世界。 
    在苏轼的绘画作品中,由于色彩简化为深浅不等的墨线,画面上虽仍能辨认出木、竹、石等景物,但它们都因基调统一的墨韵和书法笔意而呈现出一种彼此相像的同一性,它们均各自以人们所从未见过的样态呈现出来,构建起了一个只属于苏轼的艺术世界。这个世界荒寒简远、韵味无穷,是画家在广泛观察、掌握了自然万象无限丰富性后告诉提纯。那似乎随时旋转滚动的怪石,扭曲紧张的树干,放佛触角般伸向天空的树枝,甚至那寒风中瑟瑟抖动的衰草,都让人们感觉到生命的亢奋与躁动。既然艺术家的心灵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整个作品就很难说是画家自我还是物象自然生命状态的昭示。应该说,画家由于感悟了天地宇宙生生之气,他就具有了以之统一整个物象的能力,于是作品就成为了整个自然生命最本质的呈现。 
    “东坡墨戏,水活石润,今与草书三昧,所谓闭门造车,出门合辙”。黄山谷这段记载,无疑给我们留下了苏轼以书入画、以画适意的记载。苏轼是位大书法家,他的绘画自然要受书法的影响,因此,他的绘画作品的思想感情积淀为笔墨的形式。他主张以书入画,利用书法的表情功能来建立情景结构,作为绘画的基础,充分发挥中国笔墨的功能。所谓以书入画,即是画家绘画时运笔、落笔、笔墨线条,不仅依据绘画对象,还要依据书法艺术规律。笔的勾勒,就是造型,墨就是色彩变化。苏轼把书法艺术的因素导入绘画,从此绘画的抽象美开始萌生。这种独立性的“抽象美”因素,传统叫法是笔墨。讲究苏轼笔墨情趣,形成了苏轼的绘画风格。苏轼以书入画的实践和理论,奠定了文人写意画创作的基础,成为我国绘画艺术中强调“笔墨”的先驱,以致后来的文人画家纷纷称自己的画石写出来的。   综上所述,苏轼的绘画艺术很清晰的体现了崇尚自然、尚简的文人画审美观,对后代文人的绘画产生深刻的影响,尤其是对元明清三代绘画的直接滋养。而苏轼提出的以书入画,更是使后代文人画家对绘画有了新的理解和创作。我们深深的感到,苏轼这一位在一些绘画史家看来颇有些业余的画家,却对后代许多专业画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